杭州

杭州天气新闻

雾霾放大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4-03-19 13:08:27
浏览量:2773

    发展PK雾霾:“有毒”的GDP增长?

    今年,雾霾频频发生在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中东部地区,能源消耗造成的环境污染可见一斑。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的2010年《全球生态足迹报告》表明,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而工业化过程日益增长的资源能源需求,导致中国已经消耗的资源超过自身生态系统所能提供资源的两倍以上,中国正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生态赤字”。
    环保部发布的绿色GDP核算结果表明,从2004年到2009年,环境污染的代价已从5118亿元提高到9701亿元,说明中国经济发展的环境污染代价持续上升。
    严重的空气污染以及被破坏的生态环境,给中国“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的经济发展模式敲响警钟。一些海外媒体评价,现今中国这样快速的GDP增长是“有毒的增长”。
    在近十年来在雾霾现象极为严重的北京,肺癌已成为市民的“头号杀手”。2000至2009年,北京肺癌发病率增长56.35%,癌症患者中有五分之一为肺癌患者。
    2013年1月,《迈向环境可持续的未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最大的500个城市中,只有不到1%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之中,有7个在中国。
    4月,浙江兰溪一村庄127人氟中毒84人患癌症,危害的来源直指村里的浙江华东铝业,中国有色金属行业50强重点企业、浙江唯一属于国家允许和鼓励类的铝冶炼生产企业。而兰溪市环保局则称企业排放达标。
    6月,河北张家口因煤炭污染,果树种出黑苹果。该地的煤炭市场07至09年连续三年荣获“全国十大煤炭市场”称号。2012年,获得张家口市百强企业第五名。
    9月,浙江乐清某小学19名学生出现流鼻血症状,学校因此停课。究其原因,学校方圆1公里内有近36家化工企业及地下作坊,且多数废气排放不达标。
……
    持续的环境污染事件已经向我们发出严厉的警示,现在到了协调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和转型的关键时刻。政府如果唯GDP至上,对企业睁一眼闭一眼,大干快上搞项目,抱有“先污染后治理”的观念,危及的将是当代人的健康。

    学校PK雾霾:身心健康与学业能否兼得?

    12月4日下午,南京大气污染升级为“红色预警”。随后,教育局下发通知,要求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全面启动污染天气应急处置实行停课,并停课通知告诉到每位学生家长。这也是江苏首例因空气污染实行中小学停课措施。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江苏13市空气质量全部陷入污染,徐州发布中小学暂停户外活动提醒;淮安市教育局规定,学校自己决定是否上课;无锡常州镇江等市,学校则纷纷减少组织学生户外运动。
    对部分家长来说,突如其来的假期打乱了他们的工作计划,一些无人照顾的孩子还是被送到了学校。
    类似的烦恼,在南京普遍存在,雾霾天气孩子可以不用上学,可留在家里未必能得到照顾。另一种忧虑,是来自一些毕业班学生家长的,不少家长给班主任打电话,主动要求把孩子送学校去“让值班的老师看着”,担心放假会影响学业成绩。
    南京中小学幼儿园停课期间,教师需正常到校上班不授课,对家中无人照顾的学生进行看护。而那些放假在家的孩子,老师们特别担心他们只顾玩,而忘记学习。一些老师们选择在放假期间,每天通过QQ群、手机短信等方式布置一些作业。同时,老师们还提醒学生们在家的时候,能力所能及地为家里做些家务。
  
    雾霾增强公民空气洁净的维权意识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给自然留下更多修复空间,给农业留下更多良田,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
    如果说,20世纪中旬的两次环境保护运动发生在发达国家,那么在21世纪维护空气净洁环境保护运动则发生在中国,这场运动与其说是人们维权意识的提高,不如说是被逼出来的。
    以前记者在街上随机采访:“你知道PM2.5是什么?”多半公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公众即使不知道PM2.5的全称,也知晓这是与空气质量指数息息相关的概念。
    在雾霾连续多日笼罩下,江苏人网购口罩全国第二。根据某电商网站最新统计数据,1日至7日内,上海、江苏、浙江三省份在成交人数和成交笔数方面分别位列全国前三,江苏人成交量达106405笔。
    如果说上述是对人们维护自身健康安全意识,那呼吁公车限行、要求停止工地作业、减少烟花炮竹的排放量则维护公共环境意识的提高。
    此外,不少公民质疑,当许多人用“宅”来躲避雾霾时,那些必须坚守户外的劳动者诸如建筑工、环卫工、交警等是否有保障?炎热夏天有高温补贴,对从事户外工作人员,能否增加一种新补贴“空气污染补贴”?因雾霾致病的,是否全由个人买单?
这些问题的提出,都反映了公共维权意识的觉醒。

    雾霾之下我们只能“围观”?

    全国科技名词审定委员会正研究并广泛征求意见,为PM2.5定一个科学恰当的中文名。网友答案真是百花齐放,严肃一点的叫“公雾源”;高端一点的叫“京尘”;霸气一点的叫“尘疾思汗”;乐观一点的叫“尘世美”;娱乐一点的叫“尘惯吸”;更有稍微性感一点的叫“喂人民服雾”。
    以上是网友有关雾霾的调侃,类似的还有“我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的脸”、“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等等;更有网友自制多种防“霾”神器,有全副武装的防霾盔甲、有隐形小巧的过滤嘴呼吸器、还有俏皮环保的柚子皮口罩等。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印刷术被电视这一以娱乐方式表达的媒介所替代,我们终将成为娱乐的附庸。那么,互联网更是将这种“娱乐”发挥到极致。
    的确,事实令人无奈,人们明白雾霾非一日之果,想要治理也非一日之功,只能在现有的条件下自我娱乐。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似乎让国人更“耳聪目明”,不用行万里路便知天下事。一有负面事件发生,网友怒骂有之,更多的却似乎是嬉笑。且不论表面多严肃的事,都能在调侃中变得不正经起来。虽然并不乏因网络热炒而解决事情的例子,但也存在网络暴力恶化事件的例子。
    鲁迅说中国的群众喜围观爱看戏,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即恐惧颤抖),他们就看了滑稽剧。而现今网络将“围观”这一行为变得愈加方便简单。